韩国明星

鱼龙舞十一 羽羊神的阴谋与布局

2020-09-27 07:25:15

小巷两旁的民居俱已清空,零零落落点着烛火,与城中无数角落一样,丝毫看不出异状。九光霞停在一扇门板之前,轻扣两声,低声道:“师尊,是我。”屋内叩叩两声,却是杯底放落桌顶的声响。

“大人请。”九光霞让出了道路,微微欠身。

屋内之人坐在桌后,看不出有多高,一身文士袍服,五绺长须飘飘,相貌俊雅清臞,凤目中莹然有神,一看便知是九光霞的师傅。只有这等样人,才教得出那般风度翩翩玉砌也似、出淤泥而不染的浊世佳公子来。

“家主安好。”羽羊神拉过长条凳,随意落座,口出“家主”二字时,眼底掠过一丝快锐讥诮,似是蕴满恶意。

“大人久见。”那人却不在意,为他斟满陶盅,清幽茗香扑鼻而至,绝非劣质粗茶。“……湖雨香么?忒也舍得。”羽羊神哼笑,举杯就口一饮而尽,咋舌细品滋味,冷不防道:

“雷万凛派人盯我,你有眉目?”

“风火连环坞这厢没什么动静。”那人以竹杓添热水,滤去浮沫小枝,低垂的眼帘波澜不兴,仿佛说的全是琐事。“不是雷大,那便是雷五了。你怎么确定是雷景玄?”

“我不确定,是从年纪上推的。”羽羊神十分坦白。“三十上下的青壮汉子,追踪术十分出色,身法快绝,还会用些奇奇怪怪的器械,如像大鹏鸟的蒙布架子,能乘风飞行……总之怪得很。我猜是雷老五。”

那人淡淡摇头。

“雷景玄我见过一面,便无六十也五十好几了,绝不是什么青壮汉子。”两人视线交会,顿时了然于心。雷万凛刻意不让雷老五在人前露面,透过各种管道放出鱼目混珠的假消息,关于五太保雷景玄的描述永远是自相矛盾、互有扞格,死咬不放也只是白费工夫。

当年“那位先生”将文士、雷万凛和另一人交托给羽羊神,让他运用血甲门最擅长的鸠占鹊巢,指点三人夺取出身门派的权柄,伺机在那场席卷东海武林的大动乱中成长茁壮,进而崛起成为新一代的武林栋梁。

与其说雷万凛自命不凡,看不上阴谋手段,倒不如说他嫌这样的方法太慢太低效,借大桐山一役除掉几个明显的障碍之后,雷万凛迅速聚集了一批死心塌地的弟兄,包括后来以“天行万乘”、“白城山以东掌力刚猛第一”之名行世的诸太保之首雷奋开,又有雷却邪、雷门鹤等为他出谋划策,趁乱攻城掠地,急速扩张,拉开了与文士间的差距,成为足以问鼎东海霸主之位的实力者。

对比文士,雷万凛可说是从大桐山之后便甩脱了“那位先生”的安排掌控,恣意妄为,羽羊神几度向“先生”进言,要趁这朵焰苗未成火候前予以掐灭,以免后患无穷。先生总淡然道:“你也看好赤炼堂此去,将成燎原野火么?”让他加紧辅佐文士,夺下正道魁首,却未批准对雷万凛下手。

雷万凛缩头乌龟似的躲起来,该是明白违逆“先生”之意,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罢?他是从自己的儿子接连暴毙,才意识到死兆不远,惩罚将至么?那文士阴谋设计,让卧底赤炼堂的九光霞一一除掉雷万凛的儿子们,莫非……便是出于先生的指示?

先生销声匿迹许多年,邙山招贤亭人去楼空,庭园破败,但当年曾违抗先生意旨的雷万凛和另一人却接连隐世避祸,必是看到了什么征兆,才肯放弃富贵荣华,走为上策。

他们甚至不知道栖亡谷的事。

数百年的积攒,实力强横到已不屑行于暗处的土字一脉,就这么灰飞烟灭,悄无声息地亡于一人之手……羽羊神丝毫没有扳倒吕圻三的欣悦,只觉肝胆俱裂。

世上……竟有这等样人!

这般近于神的骇人武力,怕也只有神力才能压制了。


  本章标签: 鱼龙舞  羽羊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