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国明星

鱼龙舞十一 应风色杀燕无楼燕长老

2020-10-11 08:48:59

那约莫四十开外、虬髯倒竖如戟,一身古铜色肌肉的汉子,悄悄摸至此间偷婢子,与一名姿色平庸身段骄人的少女胡天胡地,惊动隔邻的婢女,正逢打着灯笼下轮值的幼婢回房,鹿希色阻之不及,遂对虬髯汉子出手,打的是先除首恶的主意。

那人未携兵刃,以一敌三还支持了近二十招,鹿储二人各挨一拳一脚,储之沁更险被夺了佩剑去,所幸未能得手,否则未必能拾夺得下,足见虬髯汉子的本领 。

应风色甩去锋刃上弹滚的血珠,就着月光一端详,忽失声道:“这人是……我见过他!”鹿希色翻越窗台回房里,蹙眉道:“在哪?什么时候?”

“在驿馆,今儿早上。”应风色喃喃道:“他叫……叫什么来着?是了,叫过雨山,外号我不记得了。是央土有名的刀客。”

过雨山是大清河派近年崛起的青壮好手,与林江磬、戴禅关、方病酒等三人合称“冷月四刀”,声动平望,颇友巨贾王公,且京中诸多骚人墨客相酬唱,现身驿馆之时也是博得最多采声、风采照人的一行。

若教过雨山衣着齐整,手持钢刀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
冷月四刀和韩雪色一样,此时都该在龙庭山下的驿馆。羽羊神移他们来此,意欲何为?又与此轮的目标有什么关系?

蓦地远处火光蠋天,似是庄园另一头出了事,人声隐隐。沿着曲廊,更前头的边厢接连亮起灯火,不管是不是运古色他们闹出的动静,这下是绝不能无声无息摸进主屋。

应、鹿交换眼色,心念一同,应风色对储之沁道:“我们直接杀进主屋去,切不可手软。庄内不知有多少敌人,万一深陷重围,那可是有死无生。”储之沁低声喃喃道:“她们……真是敌人么?罢了,我懂你的意思,别担心我。”三人联袂冲出边厢,循曲廊奔向居间的主屋。

沿途不乏仆役庄客,皆非一合之敌,到得主屋前,曲廊尽头汇聚至此,相邻的庑道间已能眺见龙大方、柳玉骨等,然而却没看到江露橙的踪影。

众人撞破门窗,赫见屋中的纱帐大床上,一男一女赤条条地相拥而眠,约莫是彻夜云雨殚精竭力,此前的骚动竟都没能惊醒鸳鸯,直到此际才跳了起来,男子一抖锦被脱手旋出,破空声如鞭索,应风色识得厉害,低喝:“……快躲开!”一扯储之沁狼狈低头,堪堪避过。

后头的龙大方火刃旋扫,欲正面劈落,锦被却如活物,在遭分断之前,已带着天火翼阳刀猛然偏转;棉絮着火的瞬间,竟将龙大方裹起,余势未停,连人带刀掀翻过去!

应风色匀不出手搭救,急急跃起,奋力扑前。他看穿男子无意缠战,所为无不是为了争取空档破窗逃出,然已阻之不及——

直到运古色撞入窗牖,硬生生将那人逼回锦榻前。

男子扯落纱帐,左圈右转,旋风般带着运古色的长杆打烂周遭摆设,但逃生之机稍纵即逝,应风色上前补位,龙大方挣脱火被,以天火翼阳刀和半痴剑的无匹锋锐,却和运古色花费三千八百点换来的百变长兵“璜余谿钓”命运一同,俱被纱帐绞作一团,仿佛薄如蝉翼的纱子是什么神兵也似。

那人步法变幻,宛如登萍踏水、云波流泄,更不稍停,带着三人疯狂打转。应风色只觉体力和内力飞快流失,却怎么也顿止不住,越是挣扎越歪倒踉跄,身不由己,心知遇上前所未见的高手,怕停步的一瞬,来人极招便即出手,不由得心急如焚,偏又无计可施。

蓦听一声铮錝,音律透体,震得三人血沸,却是顾春色的神兵“玉颈琵琶”所发。

那人为之一震,周遭诸人觑得空隙,储之沁、顾春色与言满霜三柄兵刃递入战团。男子一缠一绞,堪堪架住,却无带转六人的余裕,绵力化实;就在纱帛将裂的瞬间,蓦地转过一张熟悉的面庞,奇宫众人肝胆欲裂。

“长老——”应风色失声道:

“燕……燕长老!怎会是你?”

此人正是夏阳渊的紫绶首席,近年几乎主导整个长老合议的主心骨,此际人也应该在驿馆之内的燕无楼燕长老!

“你是……”面如冠玉、浑身赤裸的修长男子突然会过意来,怒道:“你是应风色!焉敢以下犯上……啊————!”小半截刃尖穿出腹膈间,却是鹿希色和身扑至,连人带匕撞上他背门。

“事以至此,犹豫什么!”女郎低叱,美眸中精光暴绽,猛穿出披落的秀发。


  本章标签: 鱼龙舞  应风色